科技创新

减轻历史负担,河南钻石“工业消费”轻装上阵

摘要最近,屏幕上闪现了一张于钻石的挂失通知。根据4月4日发布的业绩公告,公司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5亿至55亿元,而一个多月前,公司只公布了2019年的预计利润8040元.最近,于钻石的挂失通知在屏幕上闪现。根据4月4日发布的业绩公告,公司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5亿至55亿元,而一个多月前,公司仅公布2019年预计利润8004.34万元。业绩预测的巨大变化不仅打碎了投资者的眼镜,也引起了商界的高度关注。在一次采访中,来自的财经记者发现,市场参与者对于钻石的业绩预测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俞戴蒙德是个金融游泳运动员。然而,一些金融分析师认为,在新的皇冠流行病的不确定影响下,该公司的庄严立场是合理的。

 亏不逢时

对于业绩预测的巨大差异,于钻石给出了原因:根据后期事件和新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公司本着隆重的原则,增加了预计负债的确认和存货跌价准备,以及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和应收款项的减值准备。

其中,市场特别关注的两项是诉讼相关和存货计提,两项合计32亿元。

具体而言,截至目前,河南钻石已涉及45起诉讼/仲裁案件,总金额约为44.33亿元。然而,该公司先前披露的业绩预测并未计入与运营无关的诉讼案件的预计债务。根据严肃性原则,预计负债约为21.76亿元。

涉及诉讼的经济案件已经接受了损失近50%的财务处理。公司在通知中说明,截至目前,公司已涉及45起诉讼/仲裁案件,其中部门诉讼尚未启动,部门诉讼已进入程序法形式。公司认为部门诉讼的最终法律决定可能对公司不利,因此应计反应损失。

一些立法者向China.com金融记者表示,在疫情防控的新时代,首先,诉讼当事人在构建和调整上有很大困难;第二,流行病未来的不确定性导致债务国的经营状况发生重大变化;因此,重新评价诉讼案件的效果不仅具有现实意义,而且也是必要的。

然而,中网财经已经注意到,在公司的对外担保中,部门担保是按照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程序进行的。例如,公司披露的杭州侯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侯景”)一案,杭州侯景声称于2017年12月8日与郑州华晶控股股东签署了《乞贷合同》。合同约定,河南华晶向杭州侯景申请6000万元贷款。郑州华晶等为该笔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经河南钻石自查,该担保未通过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及相关规划程序的审查和批准。根据《全法律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以下简称《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纪要》),法院能够对上市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不良的对外担保案件进行筛选和驳回。换句话说,公司因诉讼而产生的部门遭受损失,胜诉的案件有可能被撤销。然而,史静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浩也提醒记者,上市公司外部供给的保证必须由股东大会决定。上市公司对外担保已经由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决定的信息应当公开披露。没有公开披露的担保合同,司法机关可以认定该合同无效。不过,他也表示,经济下行趋势将会影响

上一篇:需求不足支撑棕刚玉市场疲软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 机:13988889999

电 话:020-66889888

邮 箱:admin@163.com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